Hallucinatoria

提不起兴趣

【时计塔au】A breeding ground (1)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百废待兴。

但是不论是战争还是瘟疫,都无法阻止魔术师追寻根源的道路。盘踞于远东,被人称作“异端”的一乘寺世家亦如众多魔法师世家,为了培育最强的温床而努力着。

一乘寺贤作为本家第七任继承人之一,好吧,从今天开始他应该被称为第七代唯一的继承人也不为过,结束了近19年的家族教导,即将成为本世纪最后一位一乘寺当主的他乘坐飞往欧洲日不落之国的航班前往那片未知的领域。虽然他并不是去那里进行毕业修行,但独自一人前往存在藏书中所说“拥有柔顺金色长发和湖水般的碧眼的精灵”挥舞释放元素的精致魔杖场景的地区任然让他对未知地域充满期待。要知道,作为一个魔术师,配合所出身地域的灵脉才会将自己家族的魔术发挥到极致,向往其他未知地域这种想法显然不符合他的身份。但是,谁又能阻止少年的好奇心呢?坐在一乘寺贤身旁的女士注意到男孩对一切事物的好奇,别身为男孩让开该行唯一一扇窗户,方便男孩鸟瞰大英帝国的全貌。

英国伦敦

  时计塔位于大英博物馆内部,虽然相对于魔法协会的其他两家来说建立时间较短,但是它却是世界上权威最高的魔术学府,据说“宝石翁”也在这里任教。一乘寺贤此行的最终地点就在这里。

  这是六代家主给予他的最后一个任务:肃清家族反叛者,带回属于家族的荣光和魔术刻印——黑暗之种。

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家族,一乘寺家族的存在方式不是利用血脉维系,而是由黑暗之种在世间进行选择,挑选最适合其生活的沃土,供它孕育最美的黑暗之花。当然,提供能量并不是单方面的付出,黑暗之种也会为宿主带来完美的魔术回路和智慧的大脑,让他们在享受家族供给的同时,也为家族带来无上的荣光。这也是冠有一乘寺姓氏的人能在各个领域成为佼佼者的原因之一。

“……请问您是一乘寺贤先生吗?”招待员通过手中推荐信核对。

“是的。”愚蠢的问题,难道还会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冒用古老东洋一族的姓氏吗?……或许真的有一个,是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就在于此。

“时计塔欢迎您的到来,一乘寺先生。祝愿您能在时计塔受益匪浅,最后,预祝您成为一乘寺当主。”一乘寺世家虽然没有西洋的某些世家传承世代冗长,但是以寿命和魔法刻印为长的他们依然在魔术界倍受魔术师尊敬——因为寿命长,可以为家族积累更多魔术刻印,而以家族独特的传承方式,他们从上一代得来的刻印基本处于完美状态——几乎没有丢失。就这点看来,世代的多少又能说明什么呢?结果显然是即使只继承了七代,刻印的丰富度已远超过普通的七代家族。

一乘寺贤回以得体的微笑。接过自己的宿舍登记单,提起行李——既然是修行,自然没有什么仆从的。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

至少在一乘寺贤打开房门后都是这么想的。

因为他的室友,就是他此行的目的。

而那个人,正手持着《虫使》,带着他所憎恨的天才般的笑看着他,仿佛早料到他要来似的。

“Makiri家族和我们家族不是很相似吗?贤。”

多么的面目可憎啊,前任继承人,家族背叛者。

一乘寺智。



评论

热度(1)